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93364.com >

www.601222.com后宫思凝传

发布日期:2019-10-16 20:1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经典小说《后宫思凝传》由云边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韩昭仪,李妃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www.601222.com主要讲的是: 淡漠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李缉康神色一滞,抬眼望去,只见正前方缓缓而至的正是帝王圣驾。 细碎的暖阳倾泻而下,在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上

  淡漠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李缉康神色一滞,抬眼望去,只见正前方缓缓而至的正是帝王圣驾。

  细碎的暖阳倾泻而下,在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打下斑驳的光影,映衬着冰寒的雪光,周身散发出矜贵而淡漠的肃杀之气。

  萧澈刚处理完政事,底下人就来禀报太后召见思嫔的消息,他深知太后的性格,担忧思嫔会被折辱,连忙赶来,不想却撞见这幕,李家人都是好样的。

  萧澈坐在轿撵上,垂眸俯视着李缉康,眼底波澜不惊,深不见底,肆意的风雪晃得他广袖浮动,碎发飞舞。

  随着轿撵落下,李缉康心下一跳,面上却是不显,他本想警告一下狂妄的思嫔,谁知竟然撞见了圣驾。

  萧澈上前一把握住她纤细的手腕,将她带了起来,四目相对,萧澈眼中有些许心疼夹杂在无边的沉寂之中。

  他侧头,目光扫过轿撵上那柄玄铁长刀,嘴角扯开浅浅的弧度,眼底冰霜凝结,“李缉康,朕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。”

  李缉康思索片刻,沉声道:“皇上,微臣只不过是在练刀,正巧遇到思嫔娘娘的轿撵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萧澈修长的手指掠过刀身,缓缓握住刀柄,兀地一把将长刀拔出,寒光乍起。

  他缓缓道:“李缉康大逆不道,冲撞后妃,朕命你暂停职位,回府闭门思过,一个月不得入宫。”

  李缉康脸色铁青,虽心有不服,却没有任何道理,只得低头咬牙道:“微臣领罚,谢主隆恩。”

  李缉康的双腿陷在雪地里,膝盖已经冻得发麻,闻言微微动了动双腿,刚抬首,一柄玄铁长刀直直朝他掷来,刀锋微微划过他的脸颊,留下一道细细的血线,鲜红的血珠从伤口渗出,滴落在雪霜中,晕开一朵朵梅花。

  慕思凝乘坐圣驾回凤梧宫,坐在身侧的萧澈伸手轻轻触碰那如玉的脸颊,皱眉道:“怎么这么凉?”

  慕思凝微微侧头,不动声色地避开那双温热的手,温声道:“大抵是风太大了,回宫就会好了。”

  萧澈眼底水光微动,他小心地拢了拢慕思凝身上的大氅,好似不曾看见她微笑下的疏远和淡漠,“往后太后再有动作,先派人告知我。”

  萧澈最不能接受她这副模样,眼底闪过一丝恼意,却不想对她动怒,克制地移开了视线,慕思凝却好似没发现他的情绪,支着下巴望向飘落的雪花。

  凤梧宫内,火炉烧得正旺,皇后正倚在榻上看书,宫女进来通传圣驾亲临的消息,奔驰r级怎么样六 合 彩开奖结果,皇后的嘴角泛起笑意,连忙起身,两脚还未踏入前殿,就听见皇上低沉淡漠的声音传来——

  萧澈伸出一只手将她扶了起来,温声道:“皇后有孕在身,以后便免了这些虚礼罢。”

  皇后浅浅笑道:“谢皇上体恤。”说着,便将萧澈身上的大氅褪了下来,交给身边的青言。

  “皇后看上去清减了不少,平日里应该多用些补品才是。”萧澈凝视她片刻,拉着她的手坐下。

  皇后羞涩一笑,脸颊染上浅浅红霞,“臣妾也想为腹中皇儿多吃一些,可孕吐严重,食欲不振,让臣妾烦忧。”皇后从果盘里挑出一颗蜜桔,仔细地剥开果皮。

  皇后温柔笑道:“皇上不必太过担心,太医说过这属于正常现象,过两个月就好了。”说完,便剥出一瓣橘肉递到萧澈嘴角。

  皇后眼中荡漾着甜蜜的笑意,而萧澈却是一片平静,他张嘴咬下橘肉,酸甜的汁水在舌尖绽开,“嗯,如此便好,皇后平日里还需多休息,别再操劳,累坏身体,朕要心疼的。”

  “臣妾醒得。”皇后目光一转,落到了一旁的慕思凝身上,笑道:“今后恐怕要麻烦思嫔妹妹替臣妾分忧解劳了。”

  慕思凝一直充当着帝后秀恩爱的布景板,此时忽而被提名,神色未变,她扬起长眉,轻浅一笑,“臣妾自当尽力。”

  侍女将姜汤呈上,慕思凝正安静地饮茶,一只骨节分明手却突然伸到她案桌前,放下一只玉碗,碗里荡漾着姜黄色的热汤。

  皇后眼神微动,心下一阵嫉妒,面上却是温婉地笑着,她道:“思嫔妹妹受寒了吗?这可耽搁不得,快宣御医前来瞧瞧。”

  慕思凝盈盈一笑,“多谢皇后挂心,不过臣妾身体哪有那么娇贵,只是吹了点风,没什么大碍。”

  皇后也没有几分真心,见思嫔这般回答,也就顺水推舟地说道:“如此便好。”也省得她找人去请御医。

  皇后与慕思凝闻言心中皆是一跳,如今皇后身孕在身,不便服侍皇上,而皇上心中也十分清楚,今日却留了下来,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  皇后脸上的笑意消了几分,却还是忍着嫉妒故作大方地说道:“臣妾如今身体不便,怕是伺候不了皇上,而思嫔妹妹现下也住在凤梧宫,不如今晚就让妹妹侍寝吧。”

  用过晚膳,慕思凝领着月桐回偏殿,锦儿早就听闻主子侍寝的消息,心中不由替主子感到高兴,领着几名侍女铺好了床,满心欢喜地问道:“主子可要沐浴更衣?”

  慕思凝瞥了一眼床榻,神色淡然,眼中却沉寂如夜,她摆了摆手挥退了锦儿,又命月桐拿来一堆笔墨纸砚。

  萧澈走到偏殿门口时,慕思凝正凝神在书案上练书法,锦儿守在门口,见到他正要通报,萧澈却扬手阻止了她,锦儿不敢出声,退到了一边。

  烛光下,身着月白色长袍的女子立在案前,手里执着墨笔,轻薄的广袖随着执笔的力度行云流水地浮动着,墨香四溢。

  “我生不为逐鹿来,都门懒坐黄金台。问君一句何所求,笑看秋叶冬雪埋。”温热的气息扫过慕思凝的耳边,萧澈轻叹了一声,“这字写得好,大气洒脱,刚柔并济,藏锋处微露锋芒,露锋处亦显含蓄。”

  慕思凝微微一愣,不知萧澈是何时进来的?竟然没有一丝声响,她很快反应过来,退开一步,沉稳地行礼道:“臣妾参见皇上。”

  慕思凝瞧着萧澈敛下的笑意,自然知道他在气恼什么,但她却故作糊涂地轻轻笑道:“皇上,后宫礼法不可免,若是传出去,都要说臣妾狂妄自大,恃宠生娇了。”

  她在笑着,笑意却未达眼底,望着那双淡漠清冷的眼眸,萧澈叹了一口气,又一次退让了,他伸手扶起慕思凝。

  两人围坐在桌边,月桐奉上茶盏,萧澈看也没看她一眼,沉声命令道:“你们下去吧。”

  待众人退下,萧澈接过慕思凝手中的茶盏,送到嘴边,饮了一口,面不改色地说道:“阿凝的茶,总是最合我意。”

  慕思凝眉角微微抽动,她望了望窗外黑寂的夜色,知道时间不早了,凝了凝神,温婉笑道:“皇上日理万机,政务繁忙,想必还有许多朝政等着皇上处理,臣妾就不留皇上了,国事为重。”

  烛光微动,一地斑驳,萧澈抬眸,看着眼前这个他爱得入心入骨的女子,眼中有几分讶异,心中又有几分说不出的萧索,他哑声道:“你要赶我走?”

  慕思凝笑得温婉,似乎根本没听出萧澈话中的恼意,她道:“臣妾哪敢,臣妾是为了皇上着想。”

  “为我着想?”萧澈此刻恨不得撕碎她脸上虚假的笑容,他一把将慕思凝扯进怀里,温热的手指划过她细腻的脸颊,挑起她小巧的下巴,直直逼视着她,“若是今晚我就是要你呢?”

  慕思凝神色闻言神色一滞,随即淡漠地侧过头,避开他的视线,淡淡说道:“若是皇上执意如此,臣妾也无能为力。”

  萧澈一只手解着她的宫裙,一只手抚着她的脸颊,在她的唇边印下一吻,慕思凝并不迎合也不反抗,她躺在床榻上,一言不发,连身子都未动一下。

  如同死鱼一般的姿态,任谁都会没了兴致,萧澈停下手,一双眼睛在光影下晦暗不明,他哑声问道:“你就这么恨我?”

  经典小说《后宫思凝传》由云边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韩昭仪,李妃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淡漠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李缉康神色一滞,抬眼望去,只见正前方缓缓而至的正是帝王圣驾。 细碎的暖阳倾泻而下,在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上